阮金思|风雪中自有风骨

当代人物网 阮金思
2021-11-24

散文随笔.jpg

文|阮金思

最近,哈尔滨被暴风雪困守着,碾压着,冷冻着,朔风肆虐,尖利呼啸,似乎没完没了!

幼儿园放假,中小学校停课,飞机停飞,高铁电线结满冰凌,高速公路关闭,有汽车在街面打滑,如蜗牛般爬行!

走进暴风雪中的旷野,你会看到疾风在沃雪中打着旋,会卷起团团的白色烟雾,又一溜烟地滚过山脊,再留下尖利刺耳的声音!

大雪与寒冷完全控制了广袤无垠的大地,还有莽原,山林,白茫茫一片;雪舞飞扬中,晶莹迷茫,看不见太阳,也看不清周遭一切,只有狂风在起劲地怒吼,狂妄不羁,嚣张跋扈!

还好,有枯蒿在厚厚的积雪中露出了梢头,在风中摇曳,起伏,波动,但它已不是活物;莽莽榛榛的原野,不见鸟儿飞翔,不见雪中活物的足迹,一切了无生迹,活力渐失。

在酷寒中,鸟儿不知道躲到了哪里,令我担心,它们是否都活着?

天冷得有些奇葩:刺骨,透背,冷飕飕的,甚至冻牙,如果不闭上嘴巴的话!

在寒冷的旷野中,只要待上那么一小会,就会瑟瑟发抖。而这与人的坚强无关,因为生命的热度,绝对抵挡不住酷寒;脚下踩着积雪,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于寒冷中,听了极不舒服,是远不如清晨里悦耳的钟声!

更为可悲的是,冰凌和积雪,已经摧垮了山林中的一些树木。

走在山坡,不时会听到咔嚓声,那么的清脆,有着痛感般的撕裂;远眺过去,有笔直的白桦树被折断了躯干,感觉悲催,凄惨,因为生命的死亡!

同时,也有的杨树和柳树被冰凌和大雪折断了梢头,看着可怜。这突发的自然威力,在摧毁生灵,尽显淫威,目空一切!

忽然,山林中有了呜呜的声音,由远及近,像飞机的声音,但不是,是疾风滑过了山岗,又滑过了茂密的森林,并在山间留下回响;风沥渐渐迫近,树木被摇动,有雪团纷纷扬扬地从枝头上飘落,也落在我的身上。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171120_a3e749e0e84d411eb34067c35c69cfd4.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我抬头看去,一棵樟子松就在我的身旁,是它在与我顽皮、嬉闹,于酷寒中,显得挺拔伟岸。

在樟子松的枝干上面,有着风雨过的沧桑,又徐徐散射杏黄般的彩色调,于落雪中,是那么的优雅,那么的美丽!

还有,它那深绿色的针叶上面,在托着洁白的花朵,于风中缓缓摇曳,是美丽的雪花,又完美的堆积在葱绿色的针叶上面!

因此,我不免有些感慨,樟子松是有风骨的,它完全不惧冰凌和大雪的摧残,尽管朔风呼啸,于酷寒中威严挺立!

文化闲谈.jpg

ABUIABACGAAgodml-QUo5qmNowIw9AM49wI.jpg

作者简介:阮金思,作家,笔名再呆,菩提圣树,发表过《鹰巢》,《鹰巢2》,《名模之死》,《飞地之狐》等长篇小说,以及散文集《鸿爪处处》。

责任编辑:廖云新

人物网原尾图.jp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