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讲坛|严学章:笔墨在当下的三种取向

当代人物网 严学章
2021-11-20

51290c21g9fb01654d6f1&690.jpg

(图为严学章)

严学章:书画家、文艺评论家,1959年出生,湖北省襄阳人。中华蟹派艺术创始人。现为中国艺术创作院院长、中国艺术杂志社社长、中华书画协会常务副主席、全球华侨华人书画家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会形象大使。

学术理念:横行不霸道。


文化闲谈.jpg

作者严学章 中国艺术创作院院长

编辑廖云新    当代人物网总编辑

笔墨是中国画的核心,过去是,现在是,以后还将是。统观当下的中国画创作,笔墨大体呈现出三种取向:笔墨诗书化,笔墨泛素描化,笔墨意构化。这三方面构成是两头小中间大,即诗书化、意构化少,泛素描化多。三种取向各有其存在的历史因由与现实基础,三种取向的碰撞、消长、融通关乎中国画笔墨的发展和未来。

一、笔墨诗书化

首先说明,这里所谓笔墨诗书化的“诗”,不是狭义的“诗词的诗”,而是广义的“文化的诗”,是指中国画家文化构成的方方面面。笔墨诗书化是中国画的古典形态,近百年来受西画的冲击而式微,但仍有一部分画家固守着笔墨诗书化的精神家园,坚信诗书是中国画的文脉,只有这种文脉不断线,中国画才有自己的未来。

历史上中国画大家都是文人,一般诗书画兼擅。文人雅士作为“士”的阶层,是社会的精英,他们的绘画实践及理论学说影响并主导着中国画笔墨的价值取向。中国画发展中的理念都是由文化精英提出的,而这些创作理念的核心大多聚焦于对笔墨的论述。顾恺之的“迁想妙得”“以形写神”,为中国画的笔墨传统奠定了基础;苏东坡的“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强调了文人画笔墨遗形取神的属性;石涛的“一画论”“搜尽奇峰打草稿”“笔墨当随时代”,指出了中国画笔墨与时代的关联性;八大山人的“墨点无多泪点多”,道出了中国画笔墨以少胜多的奥妙;郑板桥的“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表明了中国画笔墨繁与简、生与熟的辩证法。中国画创作主体的文人化,决定了中国画笔墨的文人化属性,就是诗文书画一体。诗讲“诗如其人”,字讲“字如其人”,画讲“画如其人”,对中国画的笔墨而言,是“笔如其人、墨如其人”。这种笔墨诗书化的人文气息,西画里找不到,工匠画里也没有,全都隐藏在中国文人画的笔墨里。诗为心声,画为心画,中国画笔墨承载的是中国文化人的文心。

把笔墨从具体表现对象里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圆满自足的审美系统,是中国画的伟大创造,而能够做到这一点有两把钥匙:一个是诗文的钥匙,一个是书法的钥匙。

诗的语素总是写意的。西方艺术家用绘画工具在写实,中国文人面对物象用笔墨在“写诗”;工匠们用笔墨去写物,中国文人们用笔墨去“写无”,“写无”就是写道。诗的意象是超越物象的,故以诗人的眼光去描绘物象,其笔墨也必然会完成对物象的超越;文的体量所具有的统摄性和涵盖力更能从道的形而上层面统领万物,寓笔墨与天地万物相往来的精神性,从而内化出中国画笔墨的独立审美品格。中国画笔墨中固有的阴阳禅道、气韵血脉等,都是被诗文这把钥匙给打开的。

再看书法,人类文明的启蒙时期都曾经历过书画同源,但是到了现在,世界上只有中国画还保持着书画同源。中国画不是画出来的,而是写出来的,即便笔墨素描化的创作,末了还是要在画上写字。故,书法所固有的书写性和审美品格,直接规定了中国画笔墨的书写性和审美品格。所以,历史上的中国画大家无一不是书法大家,有的中国画大家诗文上可能弱一些,但书法必须是强项。中国画以诗为魂、以书为骨,魂有些玄妙莫测,骨必须是实实在在的才立得住。由此看来,从某种意义上讲,笔墨中的书法要素比诗文要素显得更为直接,甚至更为重要。

笔墨的本质不是绘画中使用中国笔和中国墨,也不是用中国笔墨表现出对象,而是从所表现的对象中独立出来的人文精神和技术品格。一句话,中国画笔墨之本是诗书化的写意精神。

640.webp (2).jpg

生肖大济图

二、笔墨泛素描化

如果说诗书化是中国画笔墨的古典形态,那么,泛素描化则是中国画笔墨的现实图景。由西方“拿”来的写实主义体系的素描、写生、色彩等,主导着当下中国画从基础教育到高层创作,放眼美术界的创作图景,素描的踪迹总是如影随形。

中国画领域百年来的最大变局是“一进二退”:西画模式被全面引进,此为“一进”;诗文和书法逐步退出,此为“二退”。科举废除,读书人不再从蒙学开始学经史子集了(没有了诗);硬笔取代毛笔,现在更是电脑化、无纸化,读书人不再用毛笔书写(没有了书)。没有了诗,没有了书,也就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文人、文人画,以及笔墨诗书化。从素描起家的中国画家,虽然用中国笔墨在画画,但总感觉是在画素描,少了中国画的笔墨精神,笔墨已经走上了泛素描化。

笔墨泛素描化是中国画笔墨向西画的一种妥协,还是一种融合式的进步?需要思考。我们应该看到,百年来中国画的中西融合之最大成效是丰富了中国画家的写实造型能力,突出表现在人物画创作上。新世纪以来,中国政府主导的系列重大题材美术创作中的一批中国画作品,可以视为中国画笔墨泛素描化的有益尝试。像这些重大题材的主题性创作,靠文人画的笔墨诗书化去完成,总感捉襟见肘,而笔墨泛素描化的写实性图式就派上了用场。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有些重大题材的主题性创作显然缺少了中国画笔墨中的气韵,像是用中国笔墨画西画,这说明中国画笔墨精神与西画技术的融通还有许多问题需要探讨。

从笔墨诗书化到笔墨泛素描化,至少是中国画笔墨系统的一种全新的尝试,或可被看作是一种转型,这种转型也许才刚刚开始,路还很长。在我看来,笔墨泛素描化只是这种转型过程中的一个点,尚在发展演进之中,现在就给予肯定或否定显得有些轻率,还需要时间去检验。西画素描对中国画笔墨的植入,是百年来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大背景下的产物,总有些被迫的殖民意味。把我们笔墨中独具魅力的诗丢了、书丢了,置换成素描化的笔、素描化的墨,无异于舍本逐末。当下,中国已翻过了救亡图存的章节,逐步走进世界中心,正在重新找回自己的文化自信。在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大背景下,继续笔墨素描化的创作模式可行吗?未来世界级中国画大师的笔墨肯定不是素描化的,必须是中国文化本位基础上的艺术创造。

640.webp (4).jpg

金戈铁马

三、笔墨意构化

笔墨意构化的“意”,就是全面倡导复兴中国文脉的写意精神;而“构”,就是立足现实主义,以现代构成理念,建构中国画的“新笔墨”,以期完成中国画的现代转型。

写意精神是中国画笔墨精神的根本所在。写意传统中的“写”,与中国书法创作中的“写”高度对应,导致传统中国画特别是占主导地位的文人画,以时间性的线性展开为其特质,以不可逆转、不可重复的一次性挥运为其审美规约。突出时间性运动的韵律感,相对弱化甚至遮蔽了空间意识,更谈不上立体造型,这一点很像音乐的时间性展开。而时间是线性的,所以中国画也被称为线的艺术,特别重视线质、线构以及线的韵味。这种重时间轻空间、重写意不写实的笔墨特质,一方面源于中国文化的思维模式,另一方面是因为诗书化的笔墨建立在相对封闭的农耕文明之上。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逐步完成国家工业化发展战略,工业文明大大解放了人类的空间自由,不仅同在一个地球村,而且还可以走向外太空。空间驾驭自由度的提高带来了空间意识的觉醒与增强,对中国画笔墨由时间性向空间性漂移提供了社会性基础支持,导致近40年中国画笔墨的探索演进多以空间构成的图式水墨呈现出来。

由笔墨诗书化,经历笔墨泛素描化的融入与解构,进而发展为笔墨意构化,这种笔墨意构化的“意”说到底是一种“图式意”,区别于传统诗书化笔墨的“线式意”。诗书化笔墨虽然也讲求画面构图,但由于时间性、书写性占据主导地位,诗书化笔墨构图本位上是一种“线式构”;而笔墨意构化的构成图式是以现代工业文明创造的空间生存基础为背景而展开的,它更是一种“图式构”,从中可以体现对西画写生、写实以及素描的融入与变通。

说到底,二为方向、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才是完成中国画笔墨现代转型的总方针。笔墨诗书化是建立在农耕文明基础上的,具有天然的封闭性和回避现实的局限性,适于旧式文人的“小我”,坚持二为方向就是坚持现实主义,直面现代工业文明,实现笔墨由“小我”向“大我”的转型。笔墨泛素描化实质是笔墨西化,已失去了中国画笔墨精神的“本我”,成了用中国画工具画西画的“异我”,实属舍本逐末。笔墨意构化基本立场是:立足当下,关注现实,以中为本,以西为用,重构中国笔墨新的写意精神。

1.自信立意。中国画笔墨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要高于西画的写实,并且中国画笔墨写意精神的历史发展总是观念在前、笔墨在后,文化精英在不同时期首先提出理论观点以引领笔墨的变化发展。自徐悲鸿全盘引进西画教育机制,美术界整体倒向西画,从观念到技术,从教育到创作,包括当下以展览为中心的美术生态机制,基本上都是西画模式。重塑中国画笔墨精神,首先要有文化自信,站在中国文化的本位上建立自己的价值体系,用自己的理论和作品立于世界美术之林。别的不说,就凭中国画笔墨的诗书精神完全可以傲视西画,我们有什么可感到自卑呢?况且这种笔墨精神还在与时俱进,不断发展。

2.放开书意。中国画笔墨本身就是一个开放系统,笔墨的书法因素需要解放,以一种“泛书法”的理念去解放笔墨的书写性,不仅仅局限于毛笔,一切书写工具材料可以全面性地参与到中国画的创作中。当下,要画家成为传统意义上的书法家是不现实的,也没有必要。比如吴冠中,其书法其实很“蹩脚”,但他作品中充盈着笔墨意趣。吴冠中是放得开笔意的画家,他用排笔刷出了自己的一片新天地。吴冠中可以被看作是当代美术界的典范。

3.培养诗意。现在的画家群体最缺的不是泛素描化笔墨的基本功,而是笔墨以外的文化,即诗意。有了诗意的感触与迸发,有了诗心的锤炼和觉悟,笔墨中活的灵魂才能得以显现。伟大的中国画家的伟大作品,哪一幅不是诗意满满?画素描时,你能感觉到诗意吗?而面对大自然去写生,如果你有诗心就能感觉到诗意,你的笔墨也才能有诗意。没有诗意的写生就是“写死”,同样,没有诗意的笔墨就是没有生命的笔墨。

4.重构写意。当我们面对西方千奇百怪的现代主义作品时,回顾中国画笔墨诗书化的内在意蕴,倍感自豪。由于文脉不同,西方人对中国画诗书笔墨的内核有天然的隔膜,但这正是我们传统文化中可贵的潜在生长点。同样,中国人对西画,也是有天然隔膜的。中国画笔墨的未来创造绝对不在泛素描化里,而在重构中国画笔墨的写意精神上。(正文附图为严学章作品)

ABUIABACGAAg5MWbigYoqsWhxgYwvAU4_QE.jp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