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邦,坚定陪跑者迎来春天

当代人物网 翟一鸣
2021-10-14

寻访品牌.jpg

撰文翟一鸣(本网特约撰稿人)

编辑当代人物网总编辑   廖云新

有一句话被普遍认可并经常提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级的医药消费市场,但至今没有诞生世界级的生物医药产品和公司。

生物医药之难,难在它是一个高技术、高投入、高风险、产业周期长的高精产业,政策支持、创新氛围、科技力量、研发投入、市场需求以及资本推动环环相扣、缺一不可。这让很多药企望而却步,也让很多有志青年、企业家、科学家沉沙折戟。

即便如此,一大堆靠着不断投入的生物医药公司仍在默默驱动着过去几十年生物医药行业的科技发展,他们背后是各类风险投资基金的支持。没有这些基金,人类的进步会慢上许多。

在众多中国高科技创业投资领域中,生物医药可以说是最难啃的一块骨头。但随着老龄化带来的巨大市场以及对创新药的巨大渴望,过去几年,生物医药已经成为各家投资机构的“香饽饽”,医疗投资也变得愈发专业化、垂直化、精细化。在全国生物医药产业重镇——浙江,海邦基金正在成为该领域最专业、最活力、最用心的明星投资人。

微信图片1.jpg

百倍回报,坚定陪跑者迎来春天

今年农历春节上班第一天(2月18日),万人追捧的诺辉健康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癌症早筛第一股。开盘即大涨185%,市值突破300亿港币。

20211014

诺辉健康成立于2015年,是中国结直肠癌筛查市场的先行者,主要研发居家癌症早筛产品,旗下有两款自主开发的结直肠癌筛查产品“常卫清”及“噗噗管”。自成立以来,诺辉健康一直深受资本市场关注,六年时间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知名投资机构的青睐,其中不乏君联资本、软银中国、启明创投、礼来亚洲等投资大佬,但诺辉健康最早的伯乐却是海邦基金。

2016年初,诺辉健康成立不久,基于创始团队对生命科学和医疗健康的热忱,以及专业市场领域的敏锐嗅觉和创业情怀,海邦基金“慧眼识珠”,第一时间成了诺辉健康的天使投资人。一路走来,相互成就。诺辉健康用六年时间实现创业初心,海邦也收获了超百倍的投资回报率。

海邦,用十年找到医药投资最佳方法论

3月25日,奥泰生物在科创板上市,首日市值便突破100亿元。这是一家以快速诊断(POCT)试剂出口销售为主的企业。去年疫情暴发后,做毒品检测的奥泰生物在短短21天内即研发出新冠病毒的检测试剂盒,助力奥泰生物2020年度实现净利润增长超700%。海邦于2017年、2019年相继两轮投资奥泰生物,是它唯一机构投资人,投资回报率超20倍。

7月5日,归创通桥(2019年由归创医疗与通桥医疗合并而成)于香港主板上市,当天市值逼近200亿港元。归创通桥是中国神经和外周血管介入医疗器械市场的领导企业。海邦是通桥医疗的天使投资人,是归创医疗的A轮投资者,归创通桥的投资回报率同样高达20多倍。

在生物医药投资项目中,海邦坚持价值投资和长期投资,坚定做具有远大格局观的科学企业家的长期陪跑者,助力浙江生物医药更好产业化运营、资本化发展,半年时间不到便收获了三个医药IPO项目,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投资春天。

就在前几天,9月26日,海邦早期投资的专注于糖尿病管理及糖尿病领域的微泰医疗通过港交所聆讯,也即将在中国香港挂牌上市。

此外,海邦投资的从事药品持证及转化的服务性平台公司和泽医药,中国数字医疗龙头微医集团,免疫定量分析检测服务和POCT快速诊断试剂的睿丽科技,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CT/PET-CT供应商明峰医疗,专注于为IVD临床检验行业提供全自动、智能化行业解决方案的凯实生物,靶向抗癌新药PARP-1抑制剂1.1类新药开发的英派药业,国内糖尿病诊断耗材领先服务商普昂医疗等也都计划将于近期拟IPO。

微信图片2.jpg

五大方向,生物医药最佳投资逻辑

生物医药产业可分为四个阶段:探索期、萌芽期、突破期、成熟期。进入成熟期的企业,业内人称“豪门的女儿”,投资风险小、回报快。早期投资(萌芽期和突破期)的风险和不确定性更高,但这个时候企业也最需要帮助。海邦在一开始就定下了方向:以A轮包括天使轮为主要投资阶段。在海邦,早中期项目占比超过九成,生物医药投资也是如此。

海邦,用十年找到医药投资最佳方法论

虽然海邦生物医药1期基金成立于2015年,但实际上,海邦在2011年创立时便开始了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主要聚焦于创新药、医药开发服务平台、医疗器械、诊断试剂和医药信息化等五大方向。通过十年时间的积累与沉淀,已形成独特的生物医药投资逻辑。

创新药方面,海邦实行三大策略:好项目紧抓不放;未有十足把握的项目采取和大机构共同介入和合作;而特别单一的化合物或团队较薄弱的则谨慎观察不冒进。“先为达”是海邦较为典型的创新药投资项目,它由海归人才潘海博士创立。当得知潘海博士及其科研团队正致力于开发全球首创或同类最佳的大分子创新药物后,海邦迅速跟进,从平台技术、研发能力、产业资源等方面进行可行性判断,最终成为先为达的天使投资人,并成功将其从北京引进到杭州。如今,先为达已相继完成2亿元A轮融资和2.5亿元B轮融资(海邦跟投)。

海邦,用十年找到医药投资最佳方法论

医药开发服务平台方面,海邦投资药物技术服务类平台的数量较多,有多肽药物开发服务外包龙头中肽生化、国内领先的新药及仿制药开发平台和泽医药、生物药样本分析服务平台熙宁检测等。主要是考虑这些平台更容易从细分领域快速切入市场,较快产生现金流,且能做更多产业链的延伸。

医疗器械方面,海邦投得数量也很多,主要基于高值耗材、国产替代、科技含量且能进行资源整合。比如整合后的归创通桥,其中归创医疗主要从事药物洗脱外周血管支架,通桥医疗是取栓支架和颅内导管,它们在国产替代方面做得不错。比如整合后的佳量(纽顿),其中佳量医疗是做基于磁共振导航的激光消融设备,纽顿科技是神经调控领域的光学诊断仪器,两者科技含量颇高。再比如,明峰医疗是做CT、PET-CT大型设备的,循着明峰医疗这条产品线,海邦又投资了做CT球管的医源医疗……

试剂诊断方面,海邦投得也不少,主要基于体外诊断(IVD)在国内起步虽晚但发展迅速,且IVD产品的使用终止于诊断报告,判断相对简单。投资代表项目有凯实生物、允英医疗、赛基生物等。

医疗信息化方面的投资逻辑是:线下实体医院支撑+线上互联网数字技术,且国家政策比较支持。投资代表项目有已经上市的医惠科技,沿着医惠科技的技术路线又投了微医集团、健海科技等。

微信图片3.jpg

千里挑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如此多的生物医药投资标的,会惊呼海邦似已揽尽浙江之所有(医药项目),但这仅是生物医药投资领域的冰山一角。

未能捕获更多优质的生物医药项目,海邦基金总裁、创始合伙人谢力心里也略有遗憾。“很多生物医药上市公司我们都去了解过,但最后没有投。不过,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我们必须明白,人生总会留有遗憾。”

在资本趋于理性的今天,专注的海邦一直坚守着初心:投人才、投早期、投硬科技。

尽管已经缩小投资范围,但在茫茫项目中千里挑一,还是需要一双“慧眼”,摒除“杂念”,顶住“诱惑”。

截至目前,海邦已投资近百余个项目,生物医药占近一半。在这百余个项目背后,是几千个公司的实地调查、是几万份资料的研究审查,更是所有海邦人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勤付出。

在海邦内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所投项目必须在同一个方向,不能什么项目都投,不能总追着“风口”跑。即便是“风口”,海邦人也会遵循已有的路线和逻辑来判断是否是一次好的机会。在他们看来,投资人应该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然后结合所关注行业的特点、基金规模及能力范畴等,再去寻找适合的投资策略,最终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

不仅要扎根于熟悉的赛道,海邦还要求团队必须对所投项目“看得懂”。

“看得懂”说来简单,做起来并不容易。比如在生物医药领域,每个项目都是不同技术不同平台不同专业,每一次都需要重新学习。

巴菲特的搭档芒格曾说,他把要投资的公司分为两类:一类是能搞懂的,一类是搞不懂的,搞不懂的就琢磨到能搞懂了再去投,否则永远不碰。

每个人都有认知边界,在投资这张试卷上,海邦人也贯彻着这个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法:只做会的题。而这也形成了海邦自有的一个投资体系:点、线、面。“你心里首先要有个面,再去投一个点,然后慢慢连成一条线,那就是你上下游的沿线。”

“看得懂”后,也就不再只是一个普通投资人,更是一个行业资深专家。

做投资前,谢力曾在南京大学就读化学本科和工商管理硕士,并在南大有十年工作经历,如今已是一名成功的基金掌舵人;海邦执行总裁、管理合伙人张丁,从一名浙江大学信息电子工程博士,已成长为专注于数字医疗领域的知名投资人;副总裁、管理合伙人单迦亮,从一名浙江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已成长为一手擎起生物医药投资大旗的行业资深专家……

上述海邦所投的所有生物医药项目介绍,都是在与单迦亮的一次交流中,他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信息,无论公司介绍、技术方向、产品运用,还是融资时间、创始团队、投资金额等,就像一张张清单直接印在他的脑海里,可见他调查之深、学习之深、了解之深。这几年,不知有多少创业者来到他桌前,期待得到有价值的建议与帮助。

海邦,用十年找到医药投资最佳方法论

微信图片4.jpg

十年用心,从海归帮扶到海纳百川

在业内,海邦的规模其实不算太大。

截至目前,海邦基金管理28支基金,实到资金规模48.7亿元,但成功率极高。在所投的近百余个项目中,IPO退出13个,并购退出5个,溢价转让退出20个,退出率39.2%。处于退出期的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高达41.04%。

海邦成立的起点颇高。如果翻看当年的媒体报道,2011年成立当日可以看到这样的评价:国内第一支以“成功老海归帮扶新海归创业”为主题的风险投资基金,也是浙江省将风险投资与“海外高层次人才计划”相结合的重要工作创新。

在聚光科技姚纳新、奥普控股方杰、谢力等海邦基金发起人的带领下,经过十年发展,张丁、单迦亮、蒋经宇、黄利、郑建国等海邦基金合伙人团队日益壮大,形成了一个既有才华又团结友爱的大家庭,每个人尽情施展着自己的才华。此外,目前已有数十家在浙江本土颇具影响力的国有及民营企业集团、上市公司加入了海邦基金合伙人队伍。海邦基金的发展,也得到了省及各地市人才计划的大力支持,各地政府引导基金积极参与配套出资。

在投资方向上,除生物医药,海邦基金还聚焦于数字经济、新材料和高端制造领域。其中,海邦基金的第一个项目——安恒信息已成长为国内网络安全行业的龙头企业,于2019年登陆科创板。此外,成功上市的矽力杰、江丰电子、长阳科技等高科技企业也都是海邦早期人才科技投资项目。

从国内第一支“海归人才创业”基金到如今的国内海归创业第一基金品牌,为高层次人才提供帮扶的模式,海邦从未变过。目前海邦基金所投资的项目中,海归人才创办的企业70余家;所投项目团队中,已有国家及省级海外高层次人才近百余位。

从当年的“海归帮海归”到如今的海纳百川,经过十年发展,海邦的“帮”却在悄然变化。通过对生物医药、数字经济、新材料和高端制造三大领域不断加注,海邦在相关产业链得到广泛延伸,产业投资生态圈不但扩容,不仅项目覆盖率广,在杭州钱塘区、未来科技城、滨海新区等园区以及各地政府产业政策资源方面也有很高的覆盖率,一个海纳百川的投资产业生态正在形成。

不过,相较于其他机构经常冠以“赋能”为主要亮点,海邦的“帮扶”有其独特的理念:不会去特别强化和主动赋能,而是事先做好功课,发现好项目。还帮人认为,好项目就像乖孩子,是不用去操心的。

此外,相较于其他机构更多以投资回报率为主要目标,海邦的“回报”也有其独有的美好。“我们虽然是投资基金,但不完全以赚钱为第一,特别是生物医药,它的社会价值要远大于经济价值。”谢力的微信朋友圈,今年有条新闻他特意转发了两次:佳量(纽顿)医疗的技术被成功运用于高难度手术。“这个新闻我看到后非常自豪,且不管这个项目最后赚不赚钱,但看到他们的成长,喜悦之情是溢于言表的。”一个好的生物医药投资,是回馈人类、回馈社会最好的礼物。

海邦,用十年找到医药投资最佳方法论

或许是上天眷顾,抑或是行业敏感,海邦的成立与转型更像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2011年成立时,踩中了国家人才科技战略的大风口;2015年海邦2.0,成立生物医药1期基金,迎来了中国医药产业大变革时代;2018年成立生物医药2期基金,适逢中国带量采购尘埃落定之时;近三年,生物医药投资迎来大爆发,海邦成立医药3期基金淡定布局……

产业离不开资本,资本依附于产业,两者共栖共存,互相扶持。未来十年,海邦人相信,新一代中国科学企业家有望用创新药物造福全球,中国生物医药行业也将在资本的扶持下繁荣发展。而眼下,他们最急迫的,便是抓紧团队建设,以更专业、更活力、更用心的面貌参与到这一人类命运伟大变革当中。

相信品牌的力量.jpg

ABUIABACGAAg5MWbigYoqsWhxgYwvAU4_QE.jpg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