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笔下的棕色世界——烙画大师闫贵海一席谈

当代人物网 廖云新
2021-09-16

闫贵海.jpg

受访嘉宾浙江工艺美术大师 闫贵海

采访主笔当代人物网总编辑 廖云新

【人物小传】闫贵海,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多年来,他潜心研究丝绸烙画艺术,继承前人精华,博采众家之长,敢于探索,大胆创新。他以杭州天然、无毒、无污染的绿色资源——丝绸为原材料,用温度在摄氏300-800度的铁笔,直接在经过宣纸托裱、轻而薄的丝绸上作画。并将中、西绘画的各种表现技法与丝绸烙画融为一体,创作出的作品细腻而不呆板,古朴典雅而别具韵味,充分表现出“火”与“绸”的艺术语言,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得到国家资深艺术专家的认可和高度评价。2008年,丝绸烙画被认定为《杭州市传统工艺美术重点保护品种和技艺》。

【艺术成就】闫贵海创作的丝绸烙画作品《傲霜》获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特等奖;《月明花正浓》获第七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待发》获第八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暨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东篱清韵》获第九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和平之春》获第十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天河滴翠》获浙江省第二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玉盘菊影》获浙江省第三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细雨》获浙江省第四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特等奖;《雪晨》获2014年中国(杭州)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金奖。《线描菊花》获第十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暨国际艺术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和艾琳.国际工艺精品奖银奖。

004.jpg

当代人物网总编辑廖云新

与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闫贵海   摄影 章亚伟

微信图片1.jpg

烙画艺术源远流长

它是艺术门类中的一朵奇葩

当代人物网闫老师,您好!查阅资料得知,烙画的起源很早,失传的时间极其漫长。谁也没有想到,烙画之被恢复,竟然和鸦片有关。传说,清代光绪三年(1877),南阳画家赵星三在一次过足了鸦片瘾后,画兴顿生,以烧红的烟扦代笔在烟杆上信手烙烫做画,由此开启了研究烙画的历程,并从中琢磨出一整套的烙画工艺。失传一千多年的烙画技艺,终于再见天日。您能否向广大网友进一步普及一下烙画的相关知识。

闫贵海:烙画的历史至今已有两千多年,据记载,它起源于西汉,中间由于战乱,失传过一段时间,到了清代又恢复了,并成为贡品。烙画技艺从清代到现在一直都没断,传承下来。

烙画,也叫烫画,古代有人称为“火针刺绣”。它是用温度在300-800摄氏度的钢铁笔,利用碳化原理,采取勾、皴、染、点等技法,直接在胶合板、葫芦、宣纸等材料上作画。

011.jpg

《三潭印月》闫贵海烙画作品

古代的时候,烙画跟现在的工具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现在有电,以前没电,都是用火盆烧,都是烙铁。那个烙铁很大,就像电影里演的那种施酷刑时往人身上烙的工具一样。使用方法也是一样,在炭火里烧,烧的通红了取出来烙,凉了再拿进去烧。材料也不是丝绸,而是烙在木板上,或葫芦上,或竹子上。我就在木板上烙过好几年,当时在丝绸上烙画的工艺还没有。用丝绸做材料的时间并不长,30年历史都不到,是以前我在的南阳那个烙画厂集体研发出来的。用丝绸材料是烙画在材料使用上的新突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潜心研究丝绸烙画,吸收前人的精华,学习别人的长处。丝绸是杭州天然、无毒、无污染的绿色资源,经过生宣纸托裱,可成为很好的烙画材料。

微信图片2.jpg

传统工艺美术也要与时俱进

守正创新才能发展

当代人物网您怎么会想到在丝绸上烙画,这可是高难度的挑战、“危险”的艺术。

闫贵海:是的。从材质上来讲,丝绸烙画跟木板烙画的区别,一是木板不容易携带,再一个木板上的烙画图案都很粗糙。但丝绸容易携带,容易收藏,且做工细腻。当然,丝绸材料的使用之所以能够创新成功,得感谢电烙铁。电烙铁的出现改变了烙画的历史,工具的革新推动了材料的创新。

我的工具也是自己在摸索过程中改良出来的,桌上的调温器从里面的电路、变压器到木头外框都是我自己做的,这个旋钮开关可以随时调节温度的高低。再比如这把烙笔,中间这个电焊条是钢的。铜质和铁质的我以前试过,都不行。如果是铜的电焊条,烧的时间长了,一用力,它就会软掉,变弯,而钢的耐高温。这个电烙笔做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把外面的焊条买来切,加工一下,然后加一个电阻丝,我缠了几圈电阻丝,就是正负极嘛,电源一开,电阻丝就发红,就会把温度传给电焊条。我虽然不懂机器,但这套工具我根据自己的工艺特点,自己设计。比如说这变压器,我不能直接把电烙笔插在220伏的电源上,只有通过变压器将高压转换成安全电压,手摸摸也没事,因为它输出来的时候是36伏、24伏、16伏,最低是6.3伏,所以这个电压比较安全,还能调整温度。烙画工艺有三个讲究:温度、速度、轻重。这三个环节一定要掌握好,才能做出来。我摸索这套工具也花了十几年才成型,在做的时候呢,一直在慢慢完善。

010.jpg

《傲霜》 闫贵海烙画作品

烙画的时候用到的玻璃垫圈,一般都是圆的,也有方的,但是方的有局限性,因为它有四个角嘛,圆的就没有。这个垫圈的好处不少,但最主要的是起到两个作用:一个是压平,把电烙笔刚烙过的地方压平;一个是清洁笔尖,电烙笔在工作一定时间后笔尖会粘东西,只要把笔尖放在垫圈上划几下,粘着的东西就能去掉。

烙画还有一个特点,在制作过程中,每一笔都必须成功。为什么呢?因为它不能修改。它就这个局限性,所以说在做的时候必须胸有成竹,这个比画画要难多了。无论是水粉画还是油画,画错了可以另外调一个色修改。烙画不可以,用色彩也盖不住,坏了就坏了。最初在学的时候,温度掌握不住,经常烙破,搞个洞。即使现在的我在烙画时,虽然胸有成竹,但还是非常小心。

009.jpg

闫贵海烙画特写镜头

有时候我也会在葫芦上烙画。在丝绸上烙画跟在葫芦上不同。在丝绸上烙,属于平面设计,是平面艺术。在葫芦上烙,就是立体艺术。这两种材质在用笔上和对火候的掌握都不一样。再一个就是布局要掌握好,平面的构图和葫芦的构图,首先观念就不一样。不管什么平面上的构图,我打开纸都能画,但葫芦是立体的,圆形的,画图时要来回转,那么就要把每个面都考虑到,在丝绸上烙画考虑一个面就行。

微信图片3.jpg

一生做好一件事,其艺必精

当代人物网纵观中国艺术史,半路出家的艺术家不在少数,您是从什么时候学烙画的。

闫贵海:我学烙画,主要靠自学。我从小喜欢画画,后来考入南阳唐河师范学校美术专业。那时候上大学、上中专,毕业后国家都分配。1981年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主管教育的政府部门工作。1983年的时候,因为全国各地都在“严打”,地方警力不够,到处抽调干部,我就被抽调到公安部门当刑警了。

008.jpg

闫贵海烙画作品

我很喜欢烙画,在工作之余都自己摸索。从第一眼见到这个画就喜欢上了,我喜欢烙画的色彩和雕琢的过程。起初我喜欢有些人做的五颜六色的烙画,后来我喜欢古香古色的这个棕色的画面。我就下定决心要学,因为我有画画基础,平时就自己摸索,逐渐地,可以说已经到了十分痴迷的地步。我告诉自己要学就得学好的,所以在公安系统干了十来年后,1994年我就辞职了。当时同事们、亲朋好友们听说我要辞职,谁都不愿意,都觉得我是不是疯了,还是傻了,尤其家里的阻力非常大。那时候,我在公安岗位每月的工资可以拿到1700元,而当时猪肉差不多两三块钱一斤。房价才多少?一大片地加十来间厂房,一万多块钱,还是在市里。当时那个私人厂倒闭后想卖,朋友曾介绍我去买,不过我那时还是买不起。我辞职后要去的地方是南阳的一个烙画厂,工资每月200多块钱。这么大的差距,身边的人能同意么?当时阻力很大,我也感到有点凄凉和孤独。但是,我还是辞职了。

我辞职以后到厂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赚钱,而是学习烙画。我在那个厂里一直做到2005年。说起来,也很偶然的机会。1994年我进去厂里没多久,在南阳就已经很有名了。因为我是美术专业出身,到那以后学什么东西都比其他人快而好,我的手艺在当地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并且自己也已经很能赚钱了。当时中央电视台、河南省电视台、地方电视台都曾录过我的节目。我的作品也被很多人拿到南阳的工艺品市场卖。

微信图片4.jpg

痴迷烙画,最爱杭州

当代人物网烙画经您之手,在杭州大放异彩,您怎么会来到杭州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闫贵海:有一次,正好杭州这边一个做工艺品的老板到我们那边去,他本身就比较喜欢烙画,到南阳也是冲着烙画去的,在市场上他见到了我的作品,很喜欢,就向市场里的人打听我,问清楚了就直接找到我的家里,问我想不想到杭州做烙画。

本来呢,在这之前有好长一段时间,我已经意识到南阳毕竟是个小地方,我名气再大也还是坐井观天,我早就有了到外面大城市里去长长见识、多多学习的想法。但我一开始却没有答应杭州来的这个老板,后来他又专程到南阳找了我两次,我也早就听说杭州这座城市文化底蕴深厚,有很多有名的美术家、书法家,所以我就决定到这边来学习,出来见识一下,实在不行也还可以回南阳。2005年,我跟着这位老板来到杭州,他给了我一间工作室。我一直在他公司工作,尽管2012年杭州工艺美术馆把我请到这里来,免费给了我一个大师工作室,但直到现在,我的作品都是由他包购的。

006.jpg

闫贵海烙画

杭州这个地方不仅生活环境好,而且对文化艺术真的是非常重视和推崇。来杭州之前,我是没有任何证书和职称的,现在的一切都是到了这边后我自己考的。杭州每年都有工艺美术大师资格的考试,都很正规。来到杭州后,这里的考试信息都是公开的,我也这样在杭州通过考试,还被评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

实际上,来到杭州后,我的收入无论是跟老板出来,还是现在,都没有以前在老家多,完全是出于我自己对烙画热爱到痴迷的程度。我做烙画,不是为了钱,仅仅是为了这门艺术。我到杭州,也是想看一下,到底这门艺术究竟外面承认不承认。现实证明,我的烙画作品不仅在杭州得到认可,还拿过国家级的很多次金奖,那些评委专家们都承认这门艺术。所以说我到杭州真的是学到了很多东西,我来的非常值得,非常有意义。

微信图片5.jpg

创作要坐“冷板凳”, 优秀文化亟待传承

当代人物网文化需要创新与传承,您是否考虑过“传帮带” 的问题。

闫贵海:烙画这门艺术对我来说,我感觉这一生中基本上离不开也停不下来了,它已经是我这辈子的精神支柱。我跟别人也说过,如果现在让我停下来,我都有一点受不了,人会很快老掉。没来工美馆之前,平时老板给我一间工作室,我常年都一个人在那烙啊烙,一般人是吃不消耐不住这种寂寞的。短时间可以,长时间几十年不是那么好耐的,所以我现在想把这个工艺在杭州传承下去。

现在传承的难度在于年轻人坐不住,很多人对于这个将要失传的工艺不愿意去做,一个耐不住寂寞,一个不能马上赚钱。烙画艺术,学一两年是不行的,想出作品,至少得三年以上。只有真正热爱它的人,才会愿意学。我在杭州带过三个徒弟。现在这个女徒弟是湖南人,因为到这边来旅游,看到烙画,真正喜欢上了,就回去辞了工作到杭州跟我学,基本上每天都来。我想传承这个工艺,就需要这股子劲!

守艺.jpg

005.jpg

闫贵海烙画

007.jpg

闫贵海烙画

002.jpg

闫贵海烙画

003.jpg

闫贵海烙画

001.jpg

闫贵海烙画

人物网尾图.jpg

分享